投资者的格局

 创业心路历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7-21 17:22

二十余年前曾在台湾某国企,担任生物技术产业投资评估专案经理。公司本业获利稳定(早期产品由政府配销),资产雄厚,并有可观现金存款。当时台湾地区热衷于生物科技产业投资,便有许多有技术,但资金不充裕的公司来募集资金,我自然是负责第一关评估工作。

当时由学术界踏入产业界,多数朋友提醒,做生意首要必须训练酒量与酒胆。可是,来访募资的董事长或总经理,吃饭时,总会问:吕博士,您要喝哪种酒?或果汁?(我总是选择果汁或茶)

 

 

来访的,多数是资质尚佳的公司,所准备的投资计划书也具有相当的专业水平。只是,过去我长时间在学术界,且未曾有商业专业学习与实务经验,初期自然看不懂计划书;但偶而提出一些自己都认为不够专业且未深入重点的质疑,却得到对方客气且带有些许赞许的回应。

数年后,自己走上创业之路,从研发开始,当技术开发有些成果,也需外来资金投入时,写了一份,自认为是经历数年专业商业计划书评估与撰写训练,也根据产业实务经验、合时宜的计划书。然而,所得到的效果却是,处处遇到我的“指导教授”。募资的过程,鲜少遇到对计划书正面评价,且不少“指导教授”(有些连本科文化都不具备),甚至连文笔措辞,写作能力都“指导”了。

 

 

十数年的募资经验,遇过无数投资者(金主),多数处于弱势状态,合作的决定权在于对方,而这有资金的投资者,反而较轻易表现出意图与能力,如此让我学习了在短时间内看懂投资者的内心思路。

近几年来,个人设定为我合作伙伴的两个主要条件:「认同我的商业模式」与「足够大的格局」。商业模式已在过去的几篇文章中表达了,而我的投资者格局的判断标准是什么?

 

 

(一)自己利益、风险,与合作方利益、风险的比例

多数合作案,我设定不投资金,仅以技术入股,往往遇到的投资者总会这样:一方面要求我必须将知识产权移转至合作公司;同时认为所有风险都是他们承担。我曾这样回应:如果我们合作失败,你们赔了现金(当然不至于倾家荡产),可能可以说一句“投资失败”,而对往后人生也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;而我,投资一个博士学位、耗尽十余年人生黄金岁月,而后已经没有机会(知识产权属公司资产)再从事星空彩票事业(或难以从新开始),这样,谁的风险大?

另外,在投入金额及技术股权比例部分,多数投资者总喜欢耗尽洪荒之力,尽可能压低投资金额及我的股权比例,总感觉他们是在「买商品」(不是找合作伙伴),和深怕让我多得一分利。

格局大小,从利益与风险的分配便可看出:格局小者,往往认为自己风险远高于对方,又特别在意对方分得的利益;格局大者,客观评估双方风险,计算自己能接受的投资报酬率(对方多得是他的本事)

 


  

()关注过去成就或未来发展性的比例

有些投资者,虽然已针对投资项目沟通、交谈数次,却仍不时以质疑的口吻,反复问我:你有没有更成功的案例?为何搞了十几年还没赚大钱?将精力摆放在过去,却忽视或不怎么关注未来的发展性。遇到这样的投资者,我心里真想告诉他,去问问在公元19111010日前,我们的国父孙中山先生:革命这么多次,到底行不行?有没有成功案例?

国内星空彩票产业至今尚不成熟,仍处于初期发展阶段,鲜少有赚大钱成功的企业或知名品牌。投资者若将评估重点摆在过去的事实,便显短视。投资自然存在一定风险,适度以过去努力事实为评估依据有其必要性;但格局大或有远见者,应该会以投资项目未来的发展性为评估重点。

 

 

()让对方心情舒服的程度

我是一个“不爱钱”、个性又非常不适合做生意的人,虽然已投身产业逾二十年,与朋友闲聊时,总会表述现在这样的人生观:最有价值的前三样是,时间(充分的自主权)、健康(希望身体状况及外表比实际年龄小至少十岁)及愉快的心情。所以要和我合作的对象,若没有顾及这三点,仅以利益是吸引不了我。而我此时正需合作对象及建立团队,首要努力的是,如何让他们舒舒服服,愉快地与我共事!